第二十七章



www.duxs8.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论成为魔教卧底的可行性第二十七章
(读小说吧 www.duxs8.com)    (手机请访问 m.duxs8.com)“没错,就是喜欢。”

    谢玉自顾自点头,又补充说道:“阿砚这么聪明,还长得这么好看,会让我喜欢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应该说,打见沈砚第一面开始,谢玉就没由来的对沈砚有好感。

    他喜欢男人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过去的二十二年,从未有一个人让谢玉有眼前一亮,情不自禁、哪怕是用强迫也要靠近的念头。

    谢玉是个随心所欲的人,自然就会跟随本心。

    也许一开始,谢玉还不明白自己为何唯独对沈砚如此宽容。

    但方才,他被沈砚赢了赌约,心里又是憋屈又是不忿,心里已经打算好了不能让沈砚继续得意。

    可当他抬起头,看着沈砚那双沉静如墨的眼,这些负面的情绪便顷刻间烟消云散,只剩下对沈砚满满的欢喜。

    他想,沈砚用这一招来取悦他,的确算不得最聪明。

    天知道,他对沈砚的喜欢已经到达一种连他自己都无法想象的地步,可以容许他反抗自己,容许他耍小聪明……

    甚至容许他犯错!

    这样的表现,谢玉的确是喜欢上了沈砚,并不仅是对属下的欣赏而已。

    谢玉的内心一下子就豁然开朗起来。

    他毫不欺骗自己,也不想掩盖自己,只想将自己的心情明明白白的说出口,告诉沈砚。

    但沈砚……

    心里又是如何想得呢?

    谢玉不敢保证沈砚能像自己一样坦诚,可他十分确定,沈砚对他,也绝不是毫无半点感觉。

    他笑眯眯的上前几步,目光直视着沈砚,问:“阿砚明白,我说的喜欢是什么意思吗?”

    沈砚眼皮颤了颤,想说些什么却又咽了下去。

    “看来你是知道的,那我就放心回去了。”

    谢玉喃喃自语,白嫩的脸颊飘起几丝红晕,又黑又亮的眼睛里也闪闪发光,仿佛藏着星星。

    这副画面,若是被其他人看到了,定然会大呼:

    不可思议!

    极度的美貌与极度的强大,都是这世上不可多得的稀世珍宝。

    但这两样价值连城的东西,竟然在谢玉一个人的身上,如此完美的结合了……

    最重要的是,这样的一个人,竟然会喜欢上了沈砚。

    纵然沈砚自身条件也是不俗,但他常年隐居惊鸿山庄,对感情之事本就知之甚少,更别提遇到谢玉这样极富魅力、天真与邪恶气质共存的男人。

    要让沈砚不动心,实在是太难了。

    虽然表面上,沈砚还牢牢的记着自己卧底的使命,记着白道武林与魔教的血海深仇。

    但事实上,他的内心已经开始动摇,甚至不由自主的幻想出与谢玉琴瑟和弦的画面……

    沈砚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他一直以为,谢玉是他的敌人,对敌人仁慈是最不该有的情绪。

    但看看现在的他,别说仁慈,只说心中那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好感,都足矣让他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仔细想想,最开始的时候他一直把谢玉当做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所以对谢玉百般猜忌怀疑。

    但到了后来,他竟然不再恐惧谢玉,甚至敢当众考验谢玉对他的容忍。

    这种没由来的信任,绝不是用‘早有预料’这四个字,就能明明白白解释的清。

    再后来,谢玉说要给他一个机会取悦自己。

    不管沈砚用了什么样的方式,最后的结果,确实是沈砚做到了这一点。

    他可以用卧底需要来欺骗谢玉,却不能欺骗自己的内心——

    对于取悦谢玉这件事,他毫无任何障碍,并且乐于如此。

    沈砚仿佛陷入了一个长长的梦境。

    梦境里没了惊鸿山庄,没有无极教,只剩下他与谢玉。

    等他回过神来,谢玉早就离开了庭院,可鼻尖萦绕着的气息若隐若现,让沈砚产生了一种谢玉还没有走的错觉。

    耳边全是谢玉说喜欢他的声音,引以为傲的视力也模糊起来,什么都看不太见。

    就这样,沈砚倚靠在树干上,动也不动地,一直到月上中天。

    现在是二月下旬,天气最寒冷的时间。

    练武之人一身热血,只穿一件单薄的布衫,也不会像普通人那样受冷风寒。

    但沈砚神思不定,又加上方才练武受伤吐血,到了后半夜的时候,额头冷热交替,竟是有发热的前兆。

    沈砚游魂一样回到自己房间,盖上厚厚的棉被,清空了脑内的一切。

    不知过了多久,送水的弟子发现敲不响门,也听不到沈砚的声音,立刻就将情况上报了上去。

    谢玉一听,马不停蹄就放下手中的活,拉着南宫一夜去给沈砚看病。

    “怎么样怎么样,阿砚他是得了什么病,为什么突然就卧床不起了!”

    “你别急,看起来只是普通的风寒而已。”

    “那就奇怪了,阿砚武功高强,怎么可能被风寒搞成这样,你再仔细看看——”

    “好像除了风寒以外,还有点儿内伤。”

    “唉,这我倒是忘记了,昨天他与我切磋,我没收住。”

    谢玉有些自责,连带着声音都有些低落,南宫一夜见状,便宽慰他道:“但内伤也不是很重,对于沈砚来说不算什么,可能是内伤外寒恰巧遇到了,才会导致生病,而且……”

    “而且?”

    “他肝火太盛,是气火郁结,想必是有什么苦恼。”

    谢玉愣了一下,问:“会是感情方面的事吗?”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再厉害的高手也会因为感情受到困扰。”南宫一夜又伸手抬起沈砚的眼皮,下了定论,“沈砚父母早逝,心思又一贯十分坚定,想来能困扰到他的,应该就是情。”

    这话说完,谢玉不但没有释怀,反而更愁眉苦脸了。

    “那可能真的是因我而起。”

    “什么!”

    南宫一夜正打算给沈砚开药方,乍一听到这句,手里的毛笔都差点没捏住。

    “玉容你做了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嘘!小声点!”谢玉束起手指,示意南宫一夜不要吵了沈砚休息。

    南宫一夜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气道:“我早就觉得你与沈砚之间关系不一般,没想到竟然这么短时间就要定情,玉容你难道不明白,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情是最毒的□□,是半点都不能沾的东西。”

    “那又怎样?”谢玉眼神暗了暗,神情变得不同寻常起来。

    “我就是喜欢阿砚,乐意与阿砚在一起,如果我连这点自由都没有,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可上头……”

    “你不说,我不说,还有谁能捅上去?”谢玉目光灼灼望向南宫一夜,唇角微微勾起,“再说了,就算被知道又能怎样,他们能拦得住我吗?”

    南宫一夜缄默不语。

    的确,正如谢玉所说,自打谢玉的实力跃升至天下第一,根本没人能阻止谢玉。

    包括他自己。

    “不过你也不必太担心,因为我只是告诉了阿砚我喜欢他,还没来得及情投意合甜甜蜜蜜……”

    说着,谢玉垂下眼,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

    南宫一夜打了个寒颤,心道如果两人这就开始‘甜甜蜜蜜’,他恐怕早就被亮瞎了眼。

    他飞快的写下药方递给谢玉,躲债一样道:“心病还需心药医,这帖药只是治他的内伤与风寒,你看着办,我堂中还有事情要处理,这就告辞了。”

    说罢,不等谢玉点头,南宫一夜飞也似的离开了屋子。

    谢玉暗骂一声这只老狐狸,却也拿他没什么办法,只能自己叫来弟子拿药,而他则是留下来亲自照顾沈砚。

    一直到中午,沈砚发热的情形总算开始好转,人也慢慢睁开了眼。

    谢玉半句不提昨夜,只说沈砚受了风寒,督促他把药喝了下去,又给房子里添了炭火,让旁人对沈砚的待遇艳羡不已。

    沈砚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正好就看到谢玉单手支着头在房里打瞌睡的场景。

    房间里暖和极了,到处都散发着一股药渣的气息。

    沈砚身上的衣服因为发冷汗湿了大半,黏糊糊的贴在身上格外不不舒服。

    他下意识动了动身体,却没想到谢玉耳朵很尖,一听到从床上的方向传来响动,便猛地睁开了眼睛,笑逐颜开道:“阿砚,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好许多?”

    沈砚被这样关切,哪怕是天大的不满,也要百炼钢化为绕指柔。

    更何况,他实在对谢玉生不起恶意。

    他道:“没事了,小风寒而已,劳烦教主替我担心。”

    谢玉下意识就又犯了老毛病,想要逗弄沈砚几句,却又突然看到沈砚苍白的脸色,一下子心疼的不行。

    “好了你不要说话,继续休息。”谢玉走到沈砚面前,十分自然的用手贴住沈砚的额头,道:“不烫了,应该没什么大问题,我让人给你做了点而有益身体的饭食等会端上来,记得要乖乖吃个干净。”

    沈砚喉咙梗了梗,想让谢玉不必为自己费心,但面对这样的谢玉,叫他如何开口拒绝……

    好在谢玉身为一教之主,并不是任何时间都空闲。

    见沈砚身体没事,他便打着哈欠同沈砚告别,很快消失在了沈砚眼前。

    又过了一会儿有人前来敲门送饭,沈砚换了身衣服,慢吞吞接过饭菜,吃的格外心不在焉。

    然而没过多久,一颗比石头还要坚硬的丸子就吸引了他的注意。

    用筷子戳了几下,那‘丸子’丝毫不动,甚至还在筷尖上留下了白色蜡状的痕迹。

    沈砚不动声色望了一眼房门,夹起‘丸子’,用内力震开表面,表面炸开之后,赫然就显露出一封书信……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论成为魔教卧底的可行性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论成为魔教卧底的可行性》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论成为魔教卧底的可行性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论成为魔教卧底的可行性》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