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www.duxs8.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论成为魔教卧底的可行性第九章
(读小说吧 www.duxs8.com)    (手机请访问 m.duxs8.com)“不过,这三根箭是主事堂堂主南宫一夜设下的机关,机关发动后,他即刻就能赶到这里,到时候,你还能如此悠闲吗?”

    明亮的月光下,云泽邪气的笑容显得格外清晰。

    沈砚挑起眉看他:“所以呢?”

    “看样子你对自己所处的状况真是一无所知。”云泽摊开双手,无奈的道。

    沈砚从腰间将佩剑抽了出来,剑光直指云泽:“废话少说——”

    云泽深深叹了口气:“呵,所以我说你心思单纯,只知道用打打杀杀来解决问题……”

    话音未落,沈砚挟着杀气的剑招铺天盖地而来,云泽一边闪躲一边观察沈砚招数的来历,心里却在暗自计算着南宫一夜到达这里的时间。

    这已经是云泽第三次到达这里。

    第一次,他对无极教的强大毫无概念,仗着武功高强便我行我素,结果被南宫一夜在此地一招打伤,养了半个月;

    第二次,他吸取教训躲在一群人身后想要坐收渔翁之利,可惜这群人也不过是乌合之众,连最初的关卡都没过去。

    这两次的经验让他明白,单打独斗是不可行的,找实力不及他的人当掩护更是无济于事,所以打从一开始,他接近沈砚的目的就不单纯。

    沈砚武功高强,又对这里不甚了解,可以说是他最好的棋子。

    机关被触动之后,只消几个呼吸的时间,主事堂的堂主就要出现,哪怕沈砚武功再高,也没办法在这几个呼吸中打得云泽毫无还手之力。

    到时候,趁着南宫一夜及众高手被沈砚吸引住,他就能浑水摸鱼。

    云泽的算盘打得响亮,但有一点,他怎么都料想不到,沈砚竟然看出了他的意图不说,还打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把他当做诱饵扔进‘鱼塘’里。

    意识到这点,云泽便不敢再拖延时间。

    他算好了主事堂高手出现的方向与时间,将沈砚刻意引去,又使出自己多年绝学,飞快的闭气隐匿。

    从沈砚的目光来看,云泽就好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诡异。

    但沈砚并没有感到太多吃惊,因为他早就听说,天下武学五花八门,有专门用来杀人的,就有专门用来躲避灾祸的。

    这个云泽,拳脚的功夫实在说不上出色,但隐匿的功夫的确是练到了家。

    以沈砚的眼力,寻常人在方圆半里的范围内都躲不过他的追踪,可方才触动机关的时候,云泽在短短几步之内,就让沈砚跟丢了踪影。

    不过,这种功夫破解的方法也很简单。

    如果沈砚的身边没有敌人,那么他一寸寸的翻查过去,云泽躲到地底下都没用。

    但现在主事堂的高手已经出现,沈砚就不得不选择第二种方法——

    等。

    这里的等,不是毫无意义的坐以待毙,而是等云泽自以为安全,浮出水面的那一刻,然后瞬间把握时机。

    既然云泽要拿他当诱饵,那么也别怪他对他不客气。

    虽然他对靠实力打败这些教众有五成把握,但终究有人帮忙分担火力,会更轻松一些。

    这样想着,沈砚便不再掩盖实力,将三天前谢玉教他的真气运转之法活学活用,控制着宝剑在数个主事堂高手中打得游刃有余。

    就在这时,一直在高处袖手旁观的堂主南宫一夜,终于开口发出了声音:

    “玉容看重的人,果然不同凡响。”

    沈砚顺着声音向上望去,发现此人果然如他所料般,是那日在庭院引他去住处的青衣男子。

    似乎因为是夜晚的缘故,南宫一夜两只手上都没有拿武器,而是揣着个汤婆子取暖,肩膀上也披着一件暖和厚实的貂皮。

    沈砚不动声色将趁乱袭向他的人踢开,一个跃身,就跳到了南宫一夜的面前。

    “你是堂主,那我打败了你,是不是就可以进去?”

    南宫一夜轻松地耸了耸肩:“话是这么说没错,可今天太冷了,我根本不想动手。”

    沈砚道:“这恐怕由不得你。”

    “你说的也对……”南宫一夜微不可闻叹了口气。

    沈砚正色道:“出手吧,不管怎样,你得让我输个心服口服才行。”

    话说到这种份儿上,如果南宫一夜还不动手,沈砚便打算无论他有无战意,都要先下手为强。

    可他没想到,南宫一夜竟然真的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说时迟,那时快,沈砚的剑已经杀了过来,距离南宫一夜的身体只剩下一寸长的距离,沈砚想起那日在酒馆与谢玉的过招,以为南宫一夜也要效仿谢玉用内力将他震开,便猛地收回剑招,打算静观其变。

    万万想不到,一招还没结束,南宫一夜突然面露痛苦的神色,甚至连维持站立的力气都不剩下。

    沈砚眼睁睁地看着南宫一夜步步后退,直到退无可退……

    嘭通!

    随着南宫一夜身体掉在地上发出的巨响声,那些留在地面上蠢蠢欲动的主事堂教众,纷纷围了上去。

    沈砚愣了数秒,只隐隐约约听到南宫在下面诉苦道,他方才那招是如何如何的强力。

    可天知道,令南宫一夜如此受伤、如此‘心服口服’的逆天绝招,根本就还没施展出来!

    沈砚纵然再傻,也该明白了南宫一夜的目的。

    他心中隐隐约约觉得不太对劲,因他同这个南宫素不相识,交情也不过一面之缘,可既然都走到了这里,断然是没有走回头路的道理。

    沈砚深吸一口气,将剑归位后,便脚步一移,朝此刻无人看管的朱红色大门内而去。

    恐怕那个自以为掌控一切的云泽,也想象不到这样的发展。

    事实上,一直躲在暗处寻找逃跑时机的云泽已经被眼前的发展吓得失去了寻常的冷静,他以为沈砚就算再怎么厉害,也不会是南宫一夜的对手。

    没想到仅一招,那个曾经让云泽大吃苦头的南宫就倒下了。

    试问如果沈砚较真起来,存心要利用沈砚的他,还有任何的活路吗?

    云泽这么一慌,气息瞬间就泄露了出去。

    沈砚等待着的正是这个千载难逢的时机,只见他脚尖一蹬,无数树叶刷刷作响,云泽来不及逃跑,就好像被老鹰抓住要害的兔子一般,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将云泽从树林里揪了出来,沈砚也不浪费时间,径直就将云泽扔到了主事堂一众高手面前。

    本欲将沈砚当做诱饵的云泽可谓是聪明反被聪明误,非但没算计成沈砚,还倒让沈砚反将一军,面临着众多高手的围击。

    再看另一边,不管过程如何,沈砚终究是突破了那扇朱红色的大门,完成了今夜的目的。

    却说沈砚进了门,门内并不如同那个老道士曾经说过的那样,有专门的内山门弟子前来迎接,与之相反的是,沈砚缓步走了许久,竟然一个教众都没看到。

    他能理解因为是月圆之夜,所以大部分的教众都在外山门处出战。

    可余下的人呢?

    莫非……是这无极教出了什么事情,所以谢玉将其他没有任务在身的教众,全部都召集在了一起?

    沈砚越想越觉得可能性很大,于是他便回忆起惊鸿山庄大致的布局,也照猫画虎,试图在这偌大的内山门,找出无极教教主召集教众的地点。

    说来也是他幸运,迷宫似的内山门,哪怕有地图也得徘徊许久。

    沈砚误打误撞,竟然真就被他找到了这个地点。

    大理石铺就的地面从外殿一直延伸到内殿,在内殿最中间的地方,是一张巨大的白虎皮座椅。

    座椅上用胳膊撑着头,嘴里叼着根糖葫芦状物体的男人,正是无极教教主、当今武林公认的天下第一,谢玉。

    除了谢玉,应当还有不少的无极教教众在场。

    沈砚不认识其他人,那个曾蒙骗过他的老道士到是认得出,就站在谢玉的右手边。

    但现在,众人目光的焦点却不是谢玉,而是一个跪在大理石地上,衣衫褴褛、胡子拉碴,双眼布满红血丝的中年男子。

    沈砚到的时候,显然这场教内的会议已经开到了后半段。

    前情不知,只听那中年男子不住地磕头恳求谢玉答应自己,还保证会付出自己全部身家作为代价。

    谢玉嗤笑几声,完全不把男子的身家看在眼里。

    那中年男子显然不会轻易放弃,哪怕他的额头已经血迹斑斑,还是声嘶力竭地不断加重自己的筹码:“黄金你不缺,文物你不感兴趣,那么这味药呢,我陈家千年祖传的碧火玄参,只要教主你肯帮我杀掉那个狗官,都归你!”

    ‘碧火玄参’,这个名字不仅让无极教许多人动了心,就连躲在门口偷看的沈砚也吃了一惊。

    这种传说中拥有起死回生效果的神药,竟然真的存在!

    想当年,大梁皇帝万金悬赏碧火玄参续命,甚至允下三品大员的官位,最终只能含恨而去。

    可今天有人主动奉上碧火玄参,只为让谢玉杀一个人。

    众人都想,凭谢玉天下第一的功夫,区区一个人头,岂不是如探囊取物般容易?

    但谢玉听完陈姓中年男子的这番话后,却只说了一句:“什么起死回生,我才不信,到是你的来历,利州陈家,听说你们陈家人天生就是异瞳,我有点好奇。”

    “事成之后,我要你的眼睛,不亏吧?”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论成为魔教卧底的可行性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论成为魔教卧底的可行性》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论成为魔教卧底的可行性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论成为魔教卧底的可行性》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