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www.duxs8.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论成为魔教卧底的可行性第七章
(读小说吧 www.duxs8.com)    (手机请访问 m.duxs8.com)沈砚并没有直接同意云泽的提议。

    一来,他初来乍到,不管是对云泽这个人亦或是对无极教这个地方,都没有过深的了解;二来,他此行目的明确,既然已经身处无极教,又哪有为了自由跟人合作的说法。

    思量过后,沈砚婉拒道:“在下才疏学浅,恐怕不能担当此任。”

    “少侠谦虚了,不过少侠既然不同意,我也不愿多做纠缠。”云泽站起身来,表情依然是彬彬有礼,道,“三天后既是月圆之夜,若少侠改变主意了,还可与我同去。”

    说罢,云泽朝着沈砚的方向拱了拱手,转身离去。

    沈砚一边看着云泽的背影消失不见,一边在心里暗自琢磨,这个云泽虽然来意不明,但所言恐怕有七八分的可信,三天后他虽然不会与云泽合作,但跟在云泽身后探探虚实,却是十分必要。

    不过,在这之前,他得想个办法把自己的佩剑取回来才是。

    那柄被夺走的佩剑,是百年前着名的铸剑大师两件得意作品之一,与沈通天手里拿着的‘惊鸿剑’齐名。

    虽然以沈砚现在的功力,可以暂时用其他物品替代佩剑,但同无极教高手过招时,一把趁手的武器绝对是如虎添翼。

    更何况,那把剑不是惊鸿山庄所造,而是他母亲的遗物。

    这次出庄,沈砚为了时刻提醒自己保持警惕,这才特意将母亲的剑挂在腰间,却没想到会被谢玉夺走,至今下落不明。

    不管是为了自己,亦或是为了早已过世的母亲,这把剑沈砚都非取不可。

    但沈砚有预感,这把剑应当不久后就会回到自己的手里。

    纵然谢玉在传闻中,是个好男色,又喜怒无常的‘暴君’,但他不至于随便跟沈砚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过不去。

    果然,不出他所料。

    到了傍晚的时候,有人来给沈砚送饭,随着饭菜被一同送来的东西里,赫然就是沈砚的剑。

    除了剑,还有沈砚被拉下在马上的包袱行李,也被一并送到了房间。

    沈砚打开包袱检查,发现里面的东西并没有少,却明显是被翻查过了,甚至还多了几件用白色细纱纺成的里衣。

    如此明晃晃的戏弄,沈砚一时倒忘记了生气。

    他心道,谢玉这个人也幸亏是武功天下第一,不然像他这样喜欢到处招惹是非的性格,迟早会被人寻仇害命。

    但话是这样说,实际上,沈砚心里还是有些羡慕谢玉的坦荡。

    同样是喜欢男人,他必须偷偷摸摸,躲躲藏藏,谢玉却光明正大,理直气壮。

    两相比较,确实是他不够敢于面对自己。

    哪怕沈砚哪天真的憋不住了,喜欢沈墨的事情被他说出口了,恐怕他下一个举动,就该是自此远离惊鸿山庄,也远离沈墨。

    从这一点上,谢玉比沈砚活得自在开心。

    不过,谢玉是魔教教主,沈砚是白道弟子,两人的处境不同,自然做法也会存在差异。

    思及此,沈砚合上包袱,心下已然澄净一片。

    他抬眼望去,桌上的饭菜虽比不得在惊鸿山庄时搭配精细,却也有荤有素,看起来色香味俱全。

    沈砚没多大胃口,吃了一半就放下筷子回床歇息。

    昏暗的房间里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嘈杂的声音,沈砚能感受到身体与思维的劳累,可一闭眼,全是白天时与谢玉过招的场景。

    直到入睡前,他还在思索——

    谢玉的武功究竟到了一种什么样的境地,而自己,需要花上多长的时间才能赶上谢玉。

    一夜无梦。

    醒来的时候,天色还没亮。

    沈砚动了动酸痛的肩膀,下意识就想起身点灯,突然,从床的侧面传来一阵轻笑的声音,在深夜里,尤其的叫人警醒。

    紧接着,那声音看沈砚没有反应,又继续用温柔的语气道:

    “你可真能睡啊。”

    到了这会儿,还不知道来人是谁的话,那沈砚昨天算是白吃了魔教的米。

    沈砚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道:“毕竟不是人人都有教主您这样的旺盛的精力。”

    谢玉颇为可惜的道:“才半天不见,你就变得油嘴滑舌起来了,不过我喜欢,真上道,可惜这会儿天还没亮,否则我真想好好看看你的表情。”

    说着,谢玉又伸出手,十分自然的朝沈砚鼻子捏去。

    感受那逐渐接近的其他人的身体,沈砚一个激灵,咕咚一声滚到了床下,正欲站起身来,却发现身体不像往常般灵敏。

    沈砚立马反应过来:“你给我饭菜里下药。”

    谢玉悠哉的走下床,然后点燃了油灯,方才笑嘻嘻的道:“干嘛那么吃惊,你武功那么高,如果我不下药,万一在床上的时候你打伤我怎么办,我可不乐意。”

    沈砚攥了攥手掌,又看向昏黄灯光里的谢玉,只觉这人怎么如此可恶。

    不过……

    沈砚抬头望向谢玉:“在床上,你能行?”

    谢玉初时还浅笑吟吟,下一刻却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黑的如同锅底:“南宫那个狗东西又和你胡说八道什么了!”

    沈砚暗道,看来青衣男人所言非虚。

    “你不要听他乱说,本教主才没有不行的毛病,是他嫉妒本教主英明神武,这才口出妄言。”谢玉咬牙切齿道。

    沈砚坐直了身体,觉得有些好笑:“他并没有告诉我你不行。”

    “你……”

    谢玉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煞是好看,配上他如画中人般好看的眉眼,自是别有一番风趣。

    沈砚算看明白了,这位看起来威风八面的教主,可能只是喜欢嘴上占人的便宜。

    至于下在饭菜里的药,分量也顶多让沈砚行动略有不便,自打沈砚发现被下药后开始运功,这会儿药力就差不多已经被排了个干干净净。

    调息完毕,沈砚又恢复了精神,一个反身抓过放在不远处的佩剑,道:

    “其实,我不关心你行不行的问题,到是睡觉的时候又想到了些招数,来过几招吧。”

    谢玉看着沈砚握着剑的手,原本还很生气的神情慢慢消散,化为一个令人玩味的笑容:“哦?你还想与我过招?”

    一般而言,在确定了对手武功高于自己后,短期内大部分人是绝不会再度挑战的。

    因为练武需要一定的时间,今天输了,或许三个月后再看情形会不同,第二天清晨再比,根本就是浪费时间。

    但看沈砚的样子,却不像是一时兴起。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论成为魔教卧底的可行性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论成为魔教卧底的可行性》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论成为魔教卧底的可行性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论成为魔教卧底的可行性》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