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www.duxs8.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论成为魔教卧底的可行性第一章
(读小说吧 www.duxs8.com)    (手机请访问 m.duxs8.com)北风呼啸,零星下着小雪。

    沈砚孤身一人坐在后院最高的藏经阁顶喝酒,眼神却时不时瞟向张灯结彩、热闹非凡的前院。

    今天,是他最疼爱的小师弟沈墨大婚的日子。

    按理来说,作为沈墨的师兄,惊鸿山庄的大弟子,沈砚没有任何理由缺席这场婚宴。

    可他们的师父、也就是沈墨的父亲沈通天却一再的叮嘱沈砚,叫他绝不可轻易现身人前。

    这样的事情,二十年来他早已习惯。

    沈砚自然明白,师父这是在保护他;更何况,他本就不愿参加沈墨的婚宴。

    从前院传来的欢声笑语,就好似一把银针扎在沈砚的心上。

    他抓起手边的酒坛,试图用美酒来掩盖住自己失落的心情,但酒入愁肠之后,非但没有起到消愁的作用,反而让他变得更加烦躁起来。

    一坛竹叶青很快就被饮尽。

    沈砚开始有些醉了,醉的看不清晰前院,心里也总是冒出些不切实际的旖旎。

    他想起上个月,沈墨缠着他要吃城北的桂花糕,于是两个人背着沈通天,偷偷的跑出庄子,好不容易才排队买到了桂花糕,结果回来后就被沈通天一顿训斥,桂花糕也没收了去。

    他又想起前几日,沈墨夜里钻进他的房间,跟他抱怨自己是如何如何的不想结亲,新娘子是如何如何的不解人意,可转眼间,两人便真的要在一起。

    沈砚一边吹冷风一边想,还好那时自己没有告诉沈墨他的心意……

    不过,这也不能怪罪沈墨,毕竟男女结合才是这个世界的正理,而男男相恋,终究只是异端。

    沈砚现在唯一能做的,也不过是在两人成亲之时,强自按捺住自己冲到前院抢亲的欲念。

    说起抢亲,在江湖上其实并不算罕见,可若是是抢的不是新娘而是新郎,怕是最见多识广的来宾,也要惊得呆若木鸡。

    想到那副可笑的场面,沈砚的心情竟意外好了不少,连带着脸上的表情都带着几分笑意。

    他又打开了一坛酒,似乎是想要完全的陷入那美好的幻想里。

    说来也是奇怪,就在沈砚将那荒唐的抢亲在脑海中转了一圈后,原本正井井有条举办着仪式的前院,却突然爆发出一阵骚乱,就连大门前的锣鼓声都暂时停了下来。

    没了那喜庆的锣鼓声洗耳,沈砚反倒觉得有些清醒。

    他微微直起身体,目光投向前院躁动的中心,心里冒出一个极其胆大滔天的想法:

    若是真的有人来抢亲,他帮上那人一马,也绝不会有人发现。

    但这个想法只是在他脑中停留了一瞬,下一瞬,后院燃起的灯火与山庄弟子们跑动的身影,就彻底打消了他的邪念。

    绝对是出了什么事情,且不是寻常小事。

    要知道,这里是惊鸿山庄的地盘,惊鸿山庄乃正道武林第一门派,敢在惊鸿山庄少庄主的婚宴上撒野,就算是朝廷,也必须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那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呢?沈砚的眉头不禁紧紧皱起。

    呼呼呼——

    北风夹杂着人群涌动的声音,片刻也不停歇。

    沈砚酒醒了大半,站在整个山庄最顶点的地方俯视全局,眨眼之间,庄内好几队精英弟子便集合在一起,似是有事出巡。

    负责整合弟子的,是沈砚的另一个师弟,名叫聂清。

    沈砚虽然是名义上的大师兄,可他因为身份特殊不能随意出入,平日里负责掌管弟子的,便是这位聂清。

    此时此刻的聂清,一脸肃穆正经,同平时那个嬉皮笑脸的师弟完全判若两人。

    沈砚想也不想地提起内劲,然后用轻功跨越屋顶,迅速走到聂清身边,问道:

    “聂师弟,这是出了什么事情?”

    聂清被突然出现的人影吓了一跳,看清来人是沈砚后方才松了口气:“大师兄,怎么是你,我还当是那魔教妖人如此胆大包天,竟然到了山庄内院。”

    “魔教?”沈砚有些吃惊,看来事态要比他想象中更为复杂一些。

    聂清回道:“没错,正是魔教,本来今日是小师弟大婚的好日子,却被这些妖人给乱了心情,当真是造孽。”

    “你说的具体些,魔教做了什么事情,又是为什么要与惊鸿山庄为敌?”沈砚自然知道魔教是什么地方,可那魔教不是向来与惊鸿山庄井水不犯河水,又怎会突然出现。

    “唉,大师兄你有所不知啊……”聂清长吁一声,方才慢慢将前院发生的事情讲给沈砚。

    且说沈墨大婚,来自五湖四海的门派均来贺宴,其中最负有盛名的,当属与惊鸿山庄并称白道五大派的丹霞、玄英、云蛇、芜山四派。

    这四大门派的实力虽然稍逊于惊鸿山庄,却也不可小觑。

    早在三天以前,四大门派的掌门人就纷纷派来弟子打点琐事,只等三天后共同赴宴。但眼看着吉时将近,芜山派掌门人明智真人却迟迟不见踪影。

    众人猜测,怕是芜山临时有要事处理,这才误了时辰。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婚宴仪式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芜山派的大弟子却突然带着一身的伤势赶到了山庄,并且带来了一个极为悲痛的消息——

    芜山派掌门明智真人,以及同行的数十位芜山弟子,被人拦截在路上,残忍的杀害了。

    唯独这位芜山大弟子,靠一门龟息闭气的功夫,瞒过了贼人,这才用最后一口气赶至惊鸿山庄,传递了明智真人最后的消息。

    明智真人的遇害令在座几大掌门十分震惊。

    自古正邪不两立,魔教近来的确不怎么安生,甚至在江湖上犯下不少罪行。可如此大胆的朝五大门派掌门出手,却也是近二十年来的头一次。

    怕的是,芜山掌门遇难绝非意外,而是魔教有意破坏白道武林。

    情势危机,白道众门派自然不能坐以待毙,作为白道之首的惊鸿山庄责无旁贷。之所以要集合弟子,正是庄主沈通天下令,要聂清带人从几十里外请回明智掌门与其弟子的尸体。

    沈砚听完,心中不禁生出好奇:“那魔教当真如此厉害,白道五大门派都不是他的对手?”

    “我只知那魔教教主谢玉早在三年前就被称作天下第一高手,无人能敌,更别提谢玉门下还有数员猛将,论单个门派实力,就算是惊鸿山庄也不能与其相比。”聂清摇头叹气。

    “天下第一高手……”沈砚眼前一亮,越发的对这个魔教感兴趣。

    聂清接着道:“其实白道对魔教早有忌惮,也曾派过弟子潜入魔教内部打探消息,可那些弟子最终都没了音信,更别提传回消息,现在几位掌门就算是有心要联合去灭,也苦于无从下手。”

    说是没了音信,其实不过是委婉的提法,那些弟子怕是早已遇到不测,尸骨难寻。

    沈砚见聂清明显有些丧气,知他是担忧魔教继续肆虐,便伸手拍了拍他的肩,安慰道:“聂师弟你莫要慌张,就算魔教是龙潭虎穴,只要白道联合一气,拿下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嗯,我对师傅跟掌门们有信心。”聂清如释重负的笑了笑,“不说了,我还有师傅安排的任务在身,这就要动身去,等回庄了,再与大师兄共饮。”

    “师弟的鼻子可真灵,就知道瞒不过你……”

    沈砚无奈将藏在背后的酒坛取了出来,也不管聂清还在,猛灌了一口下去。

    冰凉的酒水顺着喉咙流进胃里,冲掉了沈砚身上最后一丝醉意,他别过聂清,却并没有继续回到藏经阁顶,而是转过头,径直朝着山庄前院的方向走去。

    此时的前院早已没了最初的喜庆,高高悬起的红灯笼更是显得无比乍眼。

    主厅之中,一庄之主沈通天坐在上座上,面色青黑,神情前所未有的严峻。

    不得不说,明智真人的死,的确给白道武林造成了不小的恐慌,不仅是弟子们心生惧意,就连有些掌门,说话时也带着颤音。

    沈砚走到前院的时候,恰巧赶上几大掌门在商议对策:

    “魔教欺人太甚,我们决不可轻易放过,但这魔教向来神秘,要想摸清状况,须得有人先行潜入才行。”

    “没错,只是这人选必须慎之又慎,武功胆识缺一不可。”

    “我见云蛇门下的这位陆少侠天资甚高,不知众掌门意下如何?”

    “我陆徒儿肩负云蛇戒律重任,实在无暇……”

    ……

    虽然表面上白道众派已经联合在了一起,可事实上,却还是各自为政。在有前车之鉴情况下,掌门们自然不会派寻常弟子前去送死,但派核心弟子去,他们更是一万个不乐意。

    几个掌门你推我挡,想必也商量不出什么结局。

    反倒是藏在暗处偷听的沈砚,望着那大厅里尚未来得及卸下的红色喜字,露出了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论成为魔教卧底的可行性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论成为魔教卧底的可行性》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论成为魔教卧底的可行性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论成为魔教卧底的可行性》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